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皖东神韵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342|回复: 0

[精品推荐] 青春颂 (下篇 19) 作者:张玉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6-24 15:00: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可以结交更多文坛好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母亲和儿女们
鼠妈妈一家大小儿十几口,小子们很不听话,闺女们嘴馋身又懒,最小的还有好几个,这个家的日子真难以维持下去。
一天,晚饭后,鼠妈妈把孩子们全都叫到跟前,很忧伤的对孩儿们说:你们这些不争气的,成天游手好闲,不为妈妈操劳,不关心家庭。不干活计。做妈妈的实在无法维持这个家。你们兄妹们大的也不小了,小的也能自我找饭吃了,最小的弟妹做娘的还要把她们抚养成人。
鼠兄妹们听了妈妈的这短短几句话,心里都自个明白了,妈妈要我们独立生活了,自己走向社会谋生了。
第二天,鼠妈妈一家吃最后一顿团圆的大锅饭,各奔东西去了。
男孩儿们耍起大丈夫的气概,昂着头离开了妈妈。离开了久住多年的家乡——山坳地,闺女们略懂得些道理,含着泪水依依不舍地向妈妈告别。鼠妈妈痴痴地望着远去的孩儿们。
大小子们都走了,鼠妈妈的日子还是不好过,这家乡——山坳地。是村里富老汉的一块小私地。前几年富老汉偷空摸闲、耕耕锄锄,种些产量不高的谷物,尽管谷物不多,鼠妈妈一家过着享受的日子。
不知怎么的,今年富老汉不来耕种了。富老汉不来安种这块山地。鼠妈妈的好邻居,野鸡姐兔子哥相继搬迁了,鼠妈妈感到很凄凉。越想越觉得不好在这里再住下去了,准备携儿带女进村,特别去看看那心肠好的富老汉。
富老汉是村里有名的闲不住的老汉,今天怎么在家里坐冷板凳呢?连两个儿子,富勤、富贵,也机械地呆在家里,等待村队长打钟出工,尽管几分钱一个工分,谁不出工也不行,干呀,干呀,干来干去老汉一家还是穷的叮当响,富老汉成了名不符实的穷老汉。
老实把交的富老汉,尽管安份守纪,还被砍了一刀,就因那块山地。被砍了,富老汉还没弄清“割尾巴”的名词。
富老汉呆在家里忍气吞声。他想养猪、养鸡、养鹅鸭。没成。一天到晚批资本主义,再说全家吃的粮食都接不上了。还考虑到那么多,富老汉打断了自己的思路。
富老汉家小花猫也不小了,无事成天在家操练,练得一身好本领。就等一天施展一下功夫,捕住耗子。开开胃口,怎么左等右盼连只耗影子也没有。
小花猫闲着,不时地摸摸胡子,攀攀小树懒懒地晒晒太阳,高兴时眯着小眼睛呼噜呼噜哼一段黄梅调,这样小花猫感到越想越没意思,一气之下,心一横,背着富老汉出走了。
小花猫一走,鼠妈妈一家进村住进了富老汉家,富老汉见鼠妈妈一家在他家窜来窜去,也不加干涉,因家里的粮食都装进了大坛小瓮了。量她们一家没法动他一粒。
不知刮了一阵什么“神仙”风吹进了山村,各家各户忙碌起来了。(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了),歌声笑语不断,村里一天一个样,鼠妈妈的家乡也变了样。
这一次,富老汉在小山坡上承包了这块山地,注上了大片心血种了各种谷物,还有瓜果,遍地都是。
鼠妈妈思乡了,也不好意思在富老汉家久住下去,带孩儿回家来了。占着富老汉的光,全家过着连续几年春足冬饱的快活日子。
金秋,富老汉收获了很多硕果。进村了,也免不了丢些给鼠妈妈一家。
富老汉进村不久的一个深夜,天空乌云密布,狂风暴雨下个不停,山水直泻小山坡,流进了鼠妈妈地家。鼠妈妈地家渐渐被雨水淹没了。
鼠妈妈犯愁了。
忽然想起进村打扰富老汉家去。随即带孩子顶风冒雨直奔富老汉家。
抬头一瞧。嘿!变样了。漂亮的小楼,鼠妈妈叫孩儿从墙脚下打洞钻进去。孩儿报告:山石混凝土的,无法钻进去。
鼠妈妈又叫孩儿施本领上房爬进去。
孩儿报告:砖混结构的,更无法进去。
鼠妈妈绝望了。
富老汉、富老汉。你发财了。你致富了。你越富越小气,我家老小避雨借宿你连个方便也不给。
风在狂呼着,雨在无情地下着。鼠妈妈一家老小在黑暗的风雨中。无方向挣扎着向前走呀,走呀……

夏日乡村的夜晚
天空月明星稀,风没有一丝儿,树上的知了没灯瞎火的叫个不停,我家大黄狗斜拖着舌头,伏在地上,无精打采,鸭栏里的鸭子呷呷直叫,大骂老天爷。
高温跳闸,突然停电,孩子们光着屁股捲着席桶,妇女们手拿蚊扇,男人们叼着香烟,纷纷走出室内聚集在村子中央三小舅家场头上,谈天说地,消闲纳凉。(三小舅和我家并不沾亲,村子里的人们都这样叫)坐在一旁的王大爷被孩子们发现了,吵着、闹着缠着王大爷,要王大爷讲故事给他们听。村东头王大爷是村里有名的故事“篓子”,他讲的故事,有古有今,又长又短,有神仙下凡,也有妖魔鬼怪,有的故事越听越想听,有的故事叫人听了越听越害怕。我小时候听王大爷讲故事吃了好多次亏。先是要听,听后吓的夜里不敢闭眼入睡,你越害怕他讲的越神乎。
王大爷被孩子们闹的没办法,“你们挨个儿坐好,我讲给你们听,听了别后悔呵”;王大爷说:孩子们规矩的挨个儿坐下,双手托着下巴,仰起头,睁着圆圆的小眼睛等着王大爷讲故事。母亲们为自己的孩子不停的赶蚊子。
王大爷叭地一声打着火,点了一支“黄山”牌香烟,有声有色的讲开了,“我年青的时候有一天晚上,天很黑,好像要下雨的样子,我从亲戚家回来,肩头上扛了一捆竹竿,回家的路上要经过一片乱坟区,人人都说乱坟区会闹鬼,我就不信,我大踏步往前走,刚进入坟区,到没觉得什么,再往前走,开始眼睛有一点模糊,后来眼前一片黑暗,就听见身边沙沙的呼呼的响声。坏了,我真的碰到鬼了,并被鬼包围了,我吓得汗也出来了,扔下肩头竹竿,拿起一根使劲的在身周围抽打,打烂一根又拿一根,就这样,打了又拿,拿了又打,不知打烂多少根,我越打小鬼们闹的越凶,有的喊着要吃我的肉,有的喊着要喝我的血,很有秩序的轮番向我进攻。“兄弟们向前冲呀,他的竹竿要完啦,兄弟们别怕他打,但要注意他用竹竿推”,“知道啦”“钉大哥”,小鬼们齐声说:啊!原来是一个鬼头目叫“钉大哥”在指挥,经鬼头目这么一提醒,小鬼们不怕打,但怕推,我拿起剩下的最后一根竹竿,横推、直推、左推、右推,只听到鬼叫声四起,“钉大哥”大喊一声,“兄弟们快跑呀,推来了”。我也大喊一声“往那里跑”,又狠狠地推了一阵,小鬼们全都被我推倒在地上,损胳膊断腿,嚎声一片。我拿起竹竿向“钉大哥”推去,只听到惨叫一声“钉大哥”也被我推倒了。
一场鬼战结束了,我也累极了,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了,便倒在地上呼呼大睡,一觉醒来天已大亮,只见地上到处都是一片断竹竿和棺材钉,夜里发生的事我全明白了,就这些铁钉在作怪,“钉大哥”原来是棺材上一颗大主钉,小鬼们全是小棺材钉,怪不得不怕打,就怕推。
王大爷无法考证的故事讲完了,但孩子们不知什么时候全都躲在妈妈的怀里去了,吓得个个不敢喘大气。
远处的田野上,成群结队的萤火虫上下飞舞,好像在跳“迪斯科”,草丛的蛐蛐奏起美妙的电子琴,脚下的蚯蚓唱起了“乡土味”的大合唱,这迷人而令人陶醉的夜晚好像一组优美和谐的旋律《夜晚交响乐》。
王大爷的故事,孩子们再也不愿听,吵着闹着要妈妈带他们回去睡觉。
孩子们节目结束了,青年人海阔天空地谈论起来了,我也参加他们行列,什么“十八大”以来新农村建设,攻坚脱贫,我们党建党100周年,党领导全国人民取得社会主义建设道路上的伟大成就,国际上,阿富汗内战,美国疫情危机,特别是本届奥运会,东京大赛,金牌第一属谁争论不休,大部分意见是中国第一,稳操胜券,但也有不同看法,美国、俄罗斯也有竞争能力。
夜深了,从荷塘里吹来阵阵带有清香夜风,润人心肺,人们各自离去了,大地静静的,萤火虫不知疲倦的飞舞,荷丛中“苦鹭鸟”苦哇——苦汪——苦哇——苦汪不停的叫着,伴随着人们进入夏夜梦乡。

房管科长“上当”记
(本故事发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
虽值初冬,确没有初冬之意,西伯利亚冷空气二次南下,打破了往年人们十月阳春之说,尽管寒流还没有过去,厂职代会分房委员会贴出的分房通告周围,有很多职工围着,你瞧瞧他看看,与自己有关的心里真高兴,看了通告特别高兴的要算电工班长刘大军。
刘大军今年二十八岁,几年前和二车间徐萍萍恋爱上,因为分不到房子,婚期一拖再拖。
分房通告上说:职工宿舍楼已建成开始分配,分房对象:一、满三十年工龄老职工急需房子的;二、科技人员及知识分子急需房子的;三、大龄男女青年结婚急需房子的(二十八周岁以上)……上述具体安排和手续有房管科办理。
婚期订在“元旦”的刘大军喜出望外,好像分房委员会专为他立了个第三条,你说他高兴不高兴。
厂房管科科长姓史,字跃礼,中等个儿,五十上下年纪,胖乎乎地,半秃顶,脸上一天到晚总挂着笑意,生性聪明,对谁都平易近人,说话和气,办事喜欢和人周旋。在科里呆了十几个春秋,总算捞到个科长的“头衔”。自从登上科长宝座之后,轴承似的脑袋瓜子好像注了润滑剂,其灵敏度更高,转动更快,在房管科一人说了算,一统天下的“国王”,想到此人刘大军高兴之意消失了一半。
今天史科长不在办公室,管理员小王在办公,据王管理员说:“前几天,职代会召开的分房会议一直开到深夜,史科长回到家感觉头昏,据医生检查,患的‘高血压症’又犯了,在家休息呢”。
刘大军刚出房管科,迎面碰上萍萍的大哥徐伟手拿便条,兴匆匆地来找王管理员。便条上写着:
王管理员:
根据分房方案第二条规定,请将二楼203号住房证开给徐伟同志。
        此致
敬礼
                史跃礼   某年某月某日
家住市区解放路便民里工业局宿舍楼三楼四号,史跃礼科长躺在沙发上,面对阳台射进的太阳,眯着小眼睛,品赏着茉莉花茶,奶油蛋糕,还有人参蜂王浆,心里乐滋滋的,边品边想,看来还要休息几天才能上班,正想着,楼梯口传来了响声,这响声意味又有新的“收获”,不由的心里又是一阵高兴,近几天这响声接连不断。(也包括徐伟在内)
史跃礼科长迅速收起品物,准备接待,嘴用手帕轻轻地来回抹了几下,但还是油乎乎地。
见来访者刘大军两手空空,史科长也降低了接待等级,随便说了声请坐,刚落座的刘大军就开口说话,“分房方案已公布了,我和萍萍‘元旦’结婚,请史科长照顾一下住房”。
“嗯,我知道”,史科长淡淡的回了一声。
“具体分房手续请史科长给办理一下”。
“这个……等我上班后再研究一下,要房的户太多了,都不能一一满足,厂部正准备建下一幢宿舍楼,到那时也许好办些”。
等刘大军还要说什么,史科长不耐烦的摆摆手。“好了,好了,等我上班再研究吗。”
刘大军一无所获,闷闷不乐离开史府。
又过了两天,史科长还未上班,眼看房子要分的差不多了,刘大军一筹莫展急得团团转时,正巧碰上徐伟夫妇把洗衣机往新居里抬,见刘大军苦恼像,上前问了一声。

【未完待续】

皖东神韵文学网-打造皖东地区专业文学艺术天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
  • 联系电话:0550-7303078

    官方客服QQ:2513811866

    编辑部:2513811866@qq.com

扫二维码关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