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皖东神韵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387|回复: 0

[精品推荐] 青春颂 (下篇 17) 作者:张玉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6-24 14:50: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可以结交更多文坛好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校长设局  牵线搭桥
城郊乡召开教育工作会议,传达落实上级有关教育工作指示精神,春晓在会上对全乡中、小学负责人作报告。讲话结束后,乡中心小学王校长找春晓乡长要谈事情。春晓一看是乡中心小学王校长,叫到办公室去谈。王校长说:“刘乡长,还是到你宿舍去谈吧。”春晓一看,王校长有点神秘兮兮的。就一道到宿舍去,进了宿舍,王校长坐下来问:“刘乡长,我校有个汪老师你熟悉吧?”春晓说:“不但熟悉,他还是我叔呢。”
王校长又问:“还有个素芬老师你也熟悉吧?”春晓说:“也熟悉,她和汪老师搭班教课。”王校长说:“我就因汪老师和素芬老师的事特意来找你乡长的。”春晓一惊,心想:汪老师和素芬老师怎么啦?王校长说:“刘乡长,你别紧张,我知道汪老师是单身,素芬老师也是单身,这几年他俩工作配合默契,我看出来,汪老师对素芬老师有情,素芬老师对汪老师有意,像他们这样的年龄段,谁都不肯迈出第一步,我想找个适当机会捅破窗户纸,把他俩撮合成功,希望刘乡长配合一下。”
春晓说:“王校长,您真是个热心人,细心人,我代表我叔感谢您,您说怎配合?”王校长说:“这样办,在某个星期六下午,教师无课,我在学校出个通知说,乡领导来我校检查指导工作,望全体教师下午二时到学校会议室参加会议,在你讲话期间,我悄悄的找素芬老师,我说秦芬老师,刘乡长到我校来检查指导工作,我留他吃饭,乡长说不行,不能用公款招待,我就变通了一下,你现在回去做一桌饭,到时我和刘乡长一道去,费用学校出,素芬老师肯定提出汪老师一道去,在饭桌上,我见机行事。”春晓听了非常高兴,说一定配合好。
学校墙报栏黑板上,校办公室通知,今天下午二时,乡领导来校检查,指导工作,望全体教师下午二时到校会议室参加会议。全体教师准时到会,刘乡长也按时到达,会议由王校长主持。王校长请刘乡长传达上级有关教育工作指示精神和教育工作具体安排。全体教师热烈鼓掌。在刘乡长讲话时,王校长把素芬老师拉到一旁悄悄的说:“素芬老师,你现在就回去做一桌饭。今天乡长到我校来开会,我留他吃饭,他说不行,不能用公款招待,我变通了一下,让你办,费用学校出。”素芬老师说:“既然不能用公款招待,学校出什么钱,王校长您太小看人了,我请得起客,花不起钱是呀!”
王校长说:“素芬老师,你先办,不谈费用,会议结束我和刘乡长一道去。”素芬老师说:“我就去买菜,把汪老师也叫上。”说完就买菜去了。王校长心头一乐,心想:我就知道,你肯定会讲这句话。
素芬老师大包小包提了许多菜,巧儿问道:“妈,您这是做什么呀!”娘说:“巧儿,今天王校长、刘乡长到我们家吃饭。”巧儿张大嘴巴,睁大眼睛,问:“妈,你说的春晓哥呀。这是真的呀!”娘叫巧儿打个电话给小舅,叫他来陪客。巧儿说:“妈,那我打个电话给我们行刘萍姐,请她来帮忙。”
巧儿把电话打给她小舅,请他来陪客。小舅问什么客人?巧儿说你来了就知道了。她又把电话打给刘萍主任:“刘萍姐,我家今天来客人,我妈请你过来帮忙。”刘萍说她孩子爸出去应酬了,她在家要带儿子小宝。巧儿叫她把小宝带一块带来。刘萍说马上就到。
小舅先到了,进门就问:“姐,什么贵客叫我来陪客。”素芬老师说:“我们乡刘乡长和我们学校王校长,还有巧儿行里的刘主任。”小舅说:“哎呀,我姐混的不错啊,请的都是领导干都。”素芬老师说:“小弟呀,你还拿你姐咂味。”说着刘萍主任带着儿子小宝也来了。素芬老师叫巧儿快拿饼干给小宝吃。刘萍帮素芬老师做菜。
学校会议结束后,王校长拉着汪老师一道去吃饭,汪老师说,我就不去了。春晓说:“叔,一道去吧!”汪老师又问到哪里吃饭,王校长说:“这个你别问,到了你就知道了。”他们来到素芬老师家,三人都是第一次摸门,居室不大,但很雅。巧儿沏茶拿烟,王校长说:“没人抽烟,就是有人抽烟,有小朋友在这儿,克服一下也行。”小舅站起来和大家握手,招呼大家坐下喝茶。
桌上菜也上好了,小舅安排大家入座,刘萍主任拉巧儿和刘乡长坐在一起,并说你们年青人坐在一起。王校长叫素芬老师也入座,素芬老师你们先开始,她还有一道汤菜要做。王校长说:“汤菜最后做,连你和小朋友正好八个人!巧儿你介绍一下。”巧儿起身介绍她小舅,区医院外科主任医生。小舅向大家挥手打招呼,巧儿介绍刘萍是她的领导,银行信贷部主任。刘萍向大家微微一笑。又介绍她妈学校的王校长和汪老师。最后介绍她身边的城郊乡乡长刘春晓同志,又说:“能请动乡长,校长到来,我妈太有面子了。”
小舅端起酒杯,代表姐姐欢迎各位,敬大家酒。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王校长说:“各位,今天这桌酒是我特意安排的,素芬老师是我校多年的优秀教师,汪老师也是我校全体师生一致公认的好老师,他们俩在一起配合教课几年,相互间都比较了解,像他们这样年龄的人,谁都不肯迈出第一步,现在我来牵线搭桥,把他们撮合到一起,组建一个家庭。我在这儿先问巧儿,你有没有意见。”巧儿立即说:“我没意见,我娘早就和汪老师买皮鞋、织围巾了。”
巧儿话音一落,素芬老师站起来,拿起筷子朝巧儿走过来。王校长挥挥手说:“巧儿是成年人了,有公民权,公民不但有发言权还有言论自由权利。现在我再问小舅是什么意见。”小舅说我姐没意见,我就没意见。春晓说:“素芬老师,素芬阿姨,我叔是个厚道人。”王校长又说:“素芬老师,你也要谈谈自己的想法。”素芬老师说:“这有点太突然了,让我考虑考虑。”
王校长指着汪老师说:“你也开口说话呀!”此时汪老师低着头,很拘谨。王校长叫他要大方一点。汪老师慢慢吞吞的说了一句,我尊重素芬老师意见。王校长大声说:“好,好,现在大家喝酒。”刘萍向巧儿使了一个眼色,聪明的巧儿领会了,忙着给春晓夹菜。
当晚,素芬老师失眠了,她想了许多,她想到汪老师,她想到春晓,巧儿,她也想到自己。爱情是到达彼岸的向往。爱情是一种力量,爱情是一种渴望,爱情是滔滔黄河水、爱情是滚滚长江浪。这种爱的力量产生,她这个当老师的也无法向她自己解释。
巧儿躺在床上,迷迷糊糊,似睡非睡,脑海里浮想联翩,秋天的云,少女的心,阳光四射,青春活力的少女,一颗爱的心在萌动,在爱的海洋里,她抬不起腿挪不动步,她突然看到春晓微笑向她走来,牵着她的手,她俩一道在空中飞了起来,脚下、田野、村庄、山川、河流、森林、头顶上、蓝天、白云,她俩飞呀飞呀,飞到一个很大的广场上落下来了,广场上的人群向她俩欢呼,热烈欢迎,这对从天上来的金童王女。她和春晓向欢呼的人群招手致意。猛一个激灵,她惊醒了,原来是个梦,是梦也好,不是梦也罢,是梦还是个美梦,但愿梦能成真。
热心刘姐  行长保媒
大江南北,祖国各地,乡镇企业像雨后春笋般的异军突起,占领了整个国民经济半壁江山。城郊乡农机修配厂由于货款没及时回笼,流动资金产生了困难,急得王厂长团团转,不得不向开户行申请贷款,区银行信贷部主任刘萍和信贷员巧儿,到该企业了解经营情况和财务概况,以便放贷。时近中午,王厂长留二位吃饭,刘萍主任说不用,我们银行有规定,不准接受客户宴请。王厂长说,不到酒楼饭馆,就在我们职工食堂吃个工作餐,刘萍主任说,工作餐也不行。巧儿接着说,如果你把你们乡刘乡长请来,我们就在你这儿吃工作餐,刘萍主任会意的说,刘乡长能来,我们就在这儿吃饭,如果行里追责我担责。
王厂长拿起电话就打,喂、喂、我找刘乡长。我就是乡长 。我是修配厂老王。王厂长有事吗?王厂长说:“区银行两位同志来我厂调查了解财务状况,以便放贷,我留她们吃个工作餐,她们不答应,除非刘乡长来,她们才肯在我厂吃饭,请刘乡长给我一个面子,支持一下我的工作。”
刘乡长说:“王厂长你说到哪去了,什么面子不面子,支持你工作,是我的职责。好,我马上就来。”没一会功夫,春晓骑着自行车到来了。一看 ,哎呀,原来是你们二位。王厂长说:“原来你们认识呀!”巧儿说:“何止认识,你们乡长第一天来上班,就是我接待的。”春晓说:“巧儿妹子说的不对,那是汪老师接待,你作陪。”
刘萍主任说:“刘乡长第一天来上班报到,巧儿作陪,就算接待呀!”春晓说:“巧儿妹子,算你接待。”巧儿把嘴一撇,说:“这也差不多,不能出了力还不领情。”
在回行的路上,巧儿的脸蛋被太阳晒的好像化了妆似得,红扑扑的,很兴奋,好像有话要说,又不好意思开口,吞吞吐吐的,刘萍说:“巧儿,有话就说,在姐面前有什么话不能说呀!巧儿呀,姐是过来人,爱要主动一点,爱要大声说出来。”刘萍姐,你坏,坏。好,我坏、坏、坏到好处,我好、好、好在其中。春晓高大英俊年轻有为,大学本科,二十多岁就当乡长了。刘萍姐你真坏透了。刘萍说:“我好也罢,坏也罢,天上无云不落雨,地下无媒不成双,此事包在我身上。”
有一天,刘萍主任实然来到行长室,赵行长问:“刘主任有事吗?坐下来说。”刘萍说:“行长,我今天来找您,一不汇报工作,二不请示工作,是个私事找您。我们‘行花’有主了,请您保媒。”赵行长问:“你是说我们行的巧儿,花落谁家?”刘萍主任说:“行长你猜对了。是城郊乡乡长刘春晓,年青有为,大学本科,她们俩接触已有三年了,男方二十七岁,巧儿也二十四岁了,双方该到谈婚论嫁的时候了。”赵行长说:“刘主任这个媒我保。城郊乡书记老徐和我是战友。”刘主任说:“行长,我的任务完成了,请行长当好‘媒婆’。”说完离开了行长室。
赵行长拿起电话,喂、喂,是城郊乡吗?我找徐书记。我就是。我是银行老赵。哎呀,我的老伙计,老战友,你今天怎把电话打到我这里的?老徐呀!你太不地道!你说什么呀!我不地道?是呀、你真不地道,你乡政府人把我“行花”俘虏了。什么、什么,你说清楚一点,我乡政府人把你银行“行花”俘虏了。对了,你乡政府刘春晓和我们银行“行花”巧儿恋爱几年了,他们应该到谈婚论嫁的时候了,巧儿这里我保媒,刘春晓那里你保媒。老伙计,我代表小刘乡长感谢感谢您呀!我保你坐十八个面朝南。老伙计你说什么话呀,人要每个月保两个媒,家中就用不着开伙了。老伙计十八个面朝南达不到,媒八桌还是可以的吧!从他们俩对话中就看到他们战友关系不一般。
放下电话,徐书记叫人把刘乡长找来,我在办公室等他。春晓来到徐书记办公室,徐书记您找我?徐书记一脸严肃,说:“春晓呀,这几年你背着我干了什么啊?”春晓感到有些委屈,说:“徐书记,我这几年在您眼皮底下做事,您指导我,支持我,帮助教育我,我什么出格的事都没做,书记,我是不是犯错误啦?。”
徐书记说:“人家把电话打到我办公室来了,说你把人家银行‘行花’俘虏了。区银行有个巧儿的姑娘,你们恋爱三年了,我怎么不知道的?”春晓说:“我的天啊,书记你看我手心全是汗,这个我们就接触过几次,谈不上恋爱几年。”徐书记说:“巧儿那里有赵行长保媒,这里有我保媒,我叫下面给你安排两间宿舍,另外垒个厨房,成家总该有个窝吧?”春晓说:“书记您、您……。”徐书记说:“别说了,该到谈婚论嫁的时候了,我和赵行长联系一下,婚期定在金秋十一。”

【未完待续】

皖东神韵文学网-打造皖东地区专业文学艺术天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
  • 联系电话:0550-7303078

    官方客服QQ:2513811866

    编辑部:2513811866@qq.com

扫二维码关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