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皖东神韵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2 人签到
查看: 110|回复: 2

《天长文学》第六期征文-----父亲是座山----袁智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11 10:54: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可以结交更多文坛好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父亲是座山
/袁智翔
       父亲走了,家里的山坍塌了。
      父亲走了,我们家庭的一个时代定格了。
      二零一八年腊月十三日十一时十分,我敬爱的父亲在八十六岁这个寒冷的冬天,戛然而止。父母在,我们还有来处,父母不在了,我们只有归途。而父亲去世后的第八天,父亲的胞弟也追随着兄长而去。十天之内,痛失两位亲人,让人伤天动地,泪如泉涌。这个冬天太伤心,这个冬天太冷酷。
松下青石冷,祭祖添新坟;
新年敬长辈,举杯少一人。
    父亲祖籍是江苏省南京市六合区八百镇袁家滩人,我曾陪父亲和叔叔去过祖籍地,六合区八百镇袁家滩,一百多户人家都姓袁,分袁东袁西两个村民小组。祖训:“待人以诚,办事以实,忠厚传家,福寿永继”。一九三三年五月,父亲出生在一个极度贫穷的家庭。听奶奶说:我们家过去“上无片瓦,下无立锥”靠租房度日。爷爷去世早,奶奶一根针,一根线,帮人家做衣服、洗衣服,维持家庭生活。父亲只读了小学四年级,就去金集一家烧饼铺当学徒。一九五零年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十七岁的父亲踊跃应征,换上军装,戴上大红花,准备出发,可奶奶舍不得父亲参军,他对着爷爷的遗像哭诉“大儿子一走了,剩下我孤儿寡母今后怎么办呀!”第二天早晨,带兵部队首长看着这个一贫如洗的家,说:“这个兵不能带去部队”。父亲就这样留在了奶奶的身边。一九五三年一月,父亲在金集供销合作社参加工作,是新中国给了一个贫民百姓的孩子出路和希望。
       父亲感念于政府的恩情,发奋工作,坚持学习,边学边干,一九五八年十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在金集供销社,秦栏营业处,秦仁商业科,县委财贸政治部,县委农林水革命委员会,县委审干办公室,金集区食品站任业务组长,科长,干事,秘书,主任等职。期间一九六五年在定远县参加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一年多。父亲有几次工作变动和升迁的机会都放弃了,因为父亲心里放不下奶奶和弟妹们。为照顾家庭,一九七二年六月,父亲从县委审干办公室调回金集老家任区食品站主任,直至一九九三年十一月退休。忠孝两全是父亲的一个独特而独立的形象,在孝敬母亲的同时,父亲的工作出类拔萃,一九六三年被评为安徽省劳动模范,出席安徽省社会主义建设积极分子英雄模范代表大会,成为文革前的劳动模范,多次获得地区和县里的表彰。父亲退休时享受全额工资待遇,每年市总工会都会给父亲发放劳模津贴和补助,虽然只有数千元,却是父亲的光荣,我们一家的骄傲。
      在我的记忆里,父亲好像没有星期天,每天起床很早,回家很迟。在食品站任主任期间,经常同职工一道走村串户,到田间地头,到农户家中收购农副产品,把生猪、家禽、鲜蛋收上来,运出去。在计划经济时代,实行派购任务时期,父亲所在的金集区都能超额完成国家下达的收购任务,把农副产品运到上海,蚌埠,滁州,芜湖,当涂等地的肉类加工企业,丰富城市居民的菜篮子,支持国家建设,成为全县食品战线上的排头兵。一九八六年五月,父亲任区食品站主任期间,我从部队回到地方任县食品公司副经理兼人秘股长,二十四岁的我当上了父亲的领导,一度成为天长“儿子领导老子”的佳话。
      好像在我八九岁时,那时父亲还在县城工作,一次父亲骑自行车将我从金集带到天长玩了几天。印象较深的是在县政府食堂排队吃饭,晚上带我看了我人生中的第一场电影《智取威虎山》,在老电影院,那个影院今天已不复存在了。有天早晨父亲骑自行车带我去看了当时天长第一座大桥——北门大桥,在我的记忆里,那座桥很壮观,很宏伟。在那个贫穷和落后的年代,能到县城,能看上电影,是值得向小伙伴炫耀的事。一九七九年十一月我参军来到了美丽的西子湖畔杭州,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浙江省军区司令部任打字员和保密员,一九八零年六月因公去上海出差,同我的小学同学,食品站开车的赵国富(小华子)来部队探亲,在一个远离家乡,靠写信同家人联络的年代,他乡遇亲人,激动万分,我和天长的几位战友梅彬彬、刘宽亮、杨远昌等陪父亲在杭州西湖玩了一天,还在西湖边吃了杭州名菜“西湖醋鱼”,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父亲退休后的二十多年里,父亲同母亲住在金集小镇的老宅里,过着平淡悠闲的老年生活。人在故乡,荣辱皆忘,身居老屋,沉浮不惊。钓钓鱼,种种菜,别人家遇到什么难事和烦恼,父亲都乐意帮助,在此期间,通过我也帮助街坊做了些事,“帮助别人,快乐自己”是父亲的人生信念。老父广交朋友,有鸿儒,有白丁,有官员,有平民。老父亲喝点小酒,抽了一辈子烟。据一些街坊同我说:你父亲每天在街上见到人都会先散烟,再拉呱说上几句话,是一位十分乐观和可亲的老人。父亲去世前一个月,他还给周围邻居送了茶叶和香烟,也许冥冥之中老父亲感应到在世日子不多了,算是给大家留上最后一点念想。
       一辈子,真的好短。有多少人说,好好过一辈子,可走着走着就剩下曾经了。好好体会生命中的每一天,因为只有今生,没有来世。在父亲平淡的岁月里,脚踏实地、朴素坚定,父亲用老老实实做人,规规矩矩做事的道理,言传身教地影响着我们,我们之所以能够度过人生旅途中一次又一次的艰难和挫折,是父亲的厚爱和真力,是父亲的感召和榜样。
父亲一辈子平平淡淡,简简单单,真真实实,没有丰功,没有伟绩,也没有生动的故事。在我的记忆里,因母亲不识字,人也厚道,母亲的药不能停,日常事务都是您周密细致照顾,我从未看见过父母红过脸,让我们看到了“少年夫妻老来伴”典范就在我家。
      父亲平时也没有什么大病,更没有想到他会离开我们,从在家中院子里跌倒到去世,只有短短十三天时间。叔叔生病期间,我也曾两次陪同您看望病中的叔叔,第一次在叔叔家里见面时,叔叔说:“哥哥,我们兄弟俩差点就见不到了”,当时我看到父亲饱含热泪。第二次父亲陪金集一位老友来天长看望叔叔,中午我同智贵、智荣陪着父亲还喝了酒,老兄弟俩相谈甚欢,谁知道这竟是兄弟俩的最后一面。相隔八天,兄弟俩都去了天国,父亲去世时,叔叔还在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已昏迷数日,当子文小弟告诉叔叔说:今天中午十一时十分大伯去世了,叔叔流下了热泪,不久就随兄而去,都说手足情深,终见生死与共。
      连日来,我常在梦中同父亲对话,回想着父亲的一生,回想着父亲的往事。当街坊和亲朋好友知道父亲去世的消息后,都不约而同前来追思吊唁,家里两个院子都摆满了花圈和花篮,小镇誉满,千人扼腕。这些都是父亲宽厚待人的真实写照,每当说到父亲,几乎众口一词:“是个好人”!有这样的评价,父亲也该含笑九泉了。父亲去世时,孙子袁彬在异国他乡的瑞士出差,未能给爷爷送上最后一程而悔恨不已。但六个重孙分别从海口,南京,合肥等地赶到父亲的灵前,给老太太作最后的送别。父亲是一位福人,四代同堂,五世齐芳,寿享八旬有儿有孙有重千秋福,含笑九泉无忧无虑无碍万年青。
      在父亲告别仪式上,我代表姐姐和弟弟承诺,会照顾好母亲,让她老人家颐养天年,度过一个幸福快乐的晚年。父亲是座山,来生,我们还做您的儿女!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
                                             二零一九年清明

皖东神韵文学网-打造皖东地区最大最专业文学天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4-11 14:44:25 | 显示全部楼层
皖东神韵文学网-打造皖东地区最大最专业文学天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4-11 16:18:41 | 显示全部楼层
皖东神韵文学网-打造皖东地区最大最专业文学天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
  • 联系电话:0550-7303078

    官方客服QQ:2513811866

    编辑部:2513811866@qq.com

扫二维码关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