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登录 | 立即注册 | 找回密码

皖东神韵文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1 人签到
查看: 373|回复: 4

[作者原创] 纠结的爱-------文/徐善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6 09:10: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可以结交更多文坛好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临风听雨 于 2018-5-26 09:11 编辑

纠结的爱
文/徐善鹏
     师范的第一学期还剩一个多月,丘比特的神箭射中了我。
    她是我的同班,上海人(知青),入学的第一天的路上就遇见了她,但没有交流,也没有感觉,直到三个月后的一个晚自习,我才被她清纯温婉的特质所吸引。
    那天她离开座位来到我的后排,好象是问一个同学的作业,我转过身也参与其中。不知那天我中了什么魔,天天见面,熟视无睹,偏是听了她一句诚恳的话后就忽然喜欢上了她,而且是那么的强烈。我折腾了一夜一天,第二天晚自习我写了个字条,吞吞吐吐地托她的一个要好朋友转给她。当时够楞的,一点前奏都没有,不过她的好友倒是比我有信心,说此事有她的帮助准能成功,我一下看到了希望。
    第三天的晚自习,她的好友笑嘻嘻地递给我个折叠得很小的纸条,虽然从她好友的脸上能看出端倪,但我还是怀着忐忑的心情慢慢打开:太突然了,我没一点思想准备,你人很好,就让我们从普通朋友开始吧。我疑惑地望着她的好友,她的好友笑了:怎么,还不明白吗?她要是不同意会给你这样的纸条吗?我傻傻地笑了。
    接下来便是感情的升温,但为了不被他人察觉(学校禁止谈恋爱),我们尽量把感情深藏在心里,即使交流,也还是用那个时代特有的方式——小纸条进行。一晃暑期到了,我们恋恋不舍地告别。那时交通困难,农村没有电话,相互间唯一联系的方式就只有书信。好在只有两个月的分离时间,一眨眼的工夫也就过去了。
    回家的那天我起得很早,为的是乘早凉赶路。因为年轻,五十多里路只四个多小时便到家了。那天正好逢集,我一进家门,就见堂屋门口坐着两个年轻女客,哥见了我连忙给我们介绍。原来她们俩是上海知青,下放到邻村,因我们家离街不远,哥又在路边的油坊里当会计,她们常来打油,这样一来二去也就熟了。哥是个好客之人,知她们在农村的不易,就经常邀请他们来家作客,临走还要送一些蔬菜之类的农产品。因我们是同龄人,差不多也是同命人,所以很快便没了拘束。我们谈文革,谈下放,谈他们的农村生活,不知不觉就到了午饭时间。大哥留她们吃饭,她们也没作过多推辞。饭后天热,她们也不急着回去,就又接着在树荫下海聊。虽然是初次见面,却是特别的投机。她们俩P的话较少,似乎不太健谈,Y语速虽不快,但声音极赋磁性,既清晰又柔和,尤其是她开心时的浅浅一笑,迷人极了。
    傍晚时分,她们起身告辞,大哥送给她们一些时令蔬菜,她们略作推辞便接受了。我目送她们离开,心里竟有一些不舍的感觉。其实当时我的潜意识里已经喜欢上了Y,只是不愿承认,以为只不过是一般的好感罢了。谁知在以后的日子里,随着见面次数的增多,那种不合时宜的情感象潮水般涌来。我以为也只是我一方的涌动,只要她是无感的,我心中的大潮终会退去。谁知对方也起了波澜,而且是以一种温柔且坚定地态势向我的波峰靠近。
    我们的中间只剩一张纸了,但我们谁也不去捅破,在她可能是出于矜持,只有藤缠树哪有树缠藤的,而我,却是出于一种负罪感和道德感。我和我的同学刚刚确立了恋爱关系,却又生出这样的悖义情愫。我不知道从理学上说这究竟是搭错了哪根神经?知道不该如此却又难以遏制,这是如何的一种矛盾?其实我心里很清楚,从情感上我是傾向于后者,从道义上我又不能伤了前者,是我主动找的她,而且才刚刚开始,她没一丁点儿错。我也不明白何以在爱上一个人后竟会又爱上另外一个人,难道是爱神跟我开了个玩笑,抑或他也一时疏忽给了我一箭?这可苦了我了。在以后的日子里,我陷入了两难境地:一会是良心占上风,一会是感情占上风,整个人处在一种分裂状态。我找不到出路,唯有用诗排解:我建筑了良心,更遇见了钟情,在我这架天枰上,如何分出重轻?啊,钟情的那一头渐渐低垂了,我艰难地把它按平。钟情在不断生长,良心在不断呻吟,啊,我心力衰竭了,再也不能把平……我就是在这样的状态下度过了两个月的暑假。
    新学期开始,我与同学的她又见面了,久别重逢,她的脸上写满了快乐与浓情,我也一副很高兴的样子,不过心里却是充满了愧意。我们又恢复了小纸条的传递,我把暑期那段令我陶醉又让我置疑的的情感深深地埋藏在心底,希望通过时间和空间的割裂能够彻底忘掉。但是好象并不成功,我的心里依然在打架。人在学校尚能平静,一回到家天枰就倾斜了,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到毕业。
    该是决断的时候了,再这样下去,不仅自己承受不了,也是对她们两个的不公平。
    同样也是一个逢集,Y和她的朋友来到我家,饭后的树荫下,我装着漫不经心的样子从皮夹里拿出同学的照片给她们看,她们俩先是一愣,随后便淡淡一笑。我知道,她朋友的笑是出于礼貌,而她的笑则是拼命挤出来的。我觉得这对她太残忍了,但我又能如何呢?不伤她就要伤到那一位,我实在没勇气做违背道义的事。好在我与Y仅是心灵相交,那张纸从未捅破。她很矜持,也很自尊,在明白了我的意思后硬是把这突如其来的情感打击生生地压了下去。
    那天分手后她再也没有来过我家,我偶尔给她写信,多是问候之语,她也偶有回复,同样是朋友式的,直到有一天,我收到了她的最后一封信,说她不堪其扰,准备把自己随便嫁了,对象一般,但人很好,叫我以后不要再给她写信了,免得弄出误会。我愣在那儿,心里隐隐作痛。
    我现在的妻是我的初恋,而Y仅是我记忆中抹不掉的一个传说。人们都说我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事实也是。不过人生并不象戏剧电影小说一样,可以同时设计成两种或几种不同的结尾,人生是单行道,而且——不能复制。

皖东神韵文学网-打造皖东地区最大最专业文学天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5 15:51:15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品尝
皖东神韵文学网-打造皖东地区最大最专业文学天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25 21:08:28 来自手机发帖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有过类似的“艳遇”
皖东神韵文学网-打造皖东地区最大最专业文学天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7-26 06: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拜读了!
皖东神韵文学网-打造皖东地区最大最专业文学天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26 15:52:17 | 显示全部楼层

的确如此
皖东神韵文学网-打造皖东地区最大最专业文学天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
  • 联系电话:0550-7303078

    官方客服QQ:2513811866

    编辑部:2513811866@qq.com

扫二维码关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